当前位置:主页 > 体育新闻 >

史前女性不仅是母亲还是狩猎者和艺术家!

发布日期:2022-05-18 13:57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今年9月份,法国同名书籍和纪录片《女性智人:史前女性》将在英国发布,纪录片制作者表示,他们通过研究史前人类骨骼、墓地、艺术和人种历史,发现传统史前性别分工概念过于简单。

  新浪科技讯 北京时间5月15日消息,据国外媒体报道,众所周知,史前男性负责外出打猎获取食物,那么史前女性呢?她们是否非常柔弱,仅在洞穴中负责照顾孩子,躲避外面的暴力世界?今年9月份,法国一本书籍和一部纪录片将在英国发布,旨在“揭穿”史前人类性别角色的简单划分。

  之前研究人员从学术著作角度认为史前男性负责狩猎采集食物,女性则是辅助角色,他们认为,当男性大步朝向猛犸投掷长矛时,女性作为母亲或者男性性欲工具,躲在洞穴里避开暴力。

  今年9月份,法国同名书籍和纪录片《女性智人:史前女性》将在英国发布,纪录片制作者表示,他们通过研究史前人类骨骼、墓地、艺术和人种历史,发现传统史前性别分工概念过于简单。

  纪录片《女性智人:史前女性》制作者描绘的史前女性形象,该纪录片向人们呈现史前女性除了哺乳幼儿,还从事部落小型狩猎等任务。

  法国里昂第三大学史前历史教授索菲·德-伯恩(Sophie de Beaune)称,很长一段时间,史前历史都是从男性角度书写记录,当提及女性时,她们被描绘为无助、胆小的群体,被强壮男性猎人保护着,自从史前历史学家开始关注史前女性,一幅史前人类真实生活画面逐渐浮现出来……

  索菲指出,读者可能会惊讶地发现,史前时期男性和女性的角色并不明确,除了生育外许多分工都是男女协作,他们的生活是建立在群体所有成员之间密切合作的基础之上,无论性别或者年龄,该生活方式确保他们生存下来。同时,最新发布的书籍和纪录片强调,现代人类对史前女性的“固化认知”是由于19世纪研究先驱们对史前女性角色缺乏兴趣所导致的。

  托马斯·西罗托(Thomas Cirotteau)是纪录片《女性智人:史前女性》制片人之一,他指出,这部纪录片制作目的不是要将黑皮肤、蓝眼睛的史前女性塑造成“女超人”,而是要拓宽她们生活角色的可能性,她们会像男性一样狩猎,在群体经济生产中扮演着重要角色,同时,她们还会制作艺术品,史前男性和女性之间彼此尊重且充满柔情。

  同名书籍以1万-4万年前旧石器时代晚期为核心,重点介绍了德国Gonnersdorf史前人类遗址发现的岩石版面,上面描绘着一个背着婴儿的女性,双手可以自由地打猎和觅食。

  该纪录片制作者强调称,通过骨骼研究分析,我们发现史前女性拥有强健的上臂肌肉。此外,近期在秘鲁Wilamaya Patjxa遗址发现了包括女性在内的史前人类群体狩猎大型猎物,考古学家发现了5个墓地,挖掘出6具史前人类尸体,其中两具尸体旁放置着狩猎工具,这两具尸体分别是:一位30多岁男性和一位不足20岁女性,年轻女性身旁放置了24件石制工具,其中包括狩猎和屠宰大型猎物所需的一切工具,其中包括:6个抛射器、4个刮刀、一把刀和数块碎石头。

  此外美国境内10处更新世早期至晚期遗址中,发现11个女性墓室中有陪葬武器,这表明秘鲁Wilamaya Patjxa遗址发现具有更广泛的意义。

  考古学家在秘鲁Wilamaya Patjxa遗址发现了包括女性在内的史前人类群体狩猎大型猎物,年轻女性死者身旁放置了24件石制工具,其中包括狩猎和屠宰大型猎物所需的一切工具,其中包括:6个抛射器、4个刮刀、一把刀和数块碎石头。

  伯恩指出,小型狩猎的重要性也被研究人员低估了,史前人类除了群体围捕猛犸之外,还有捕鱼、采集贝类和捕杀小型海洋动物的觅食行为,这样的活动女性是有能力参与其中。

  做母亲仅是史前女性一个阶段性生活方式,考古学家对史前育龄女性的饮食和生活方式最新研究显示,她们并不是持续怀孕生育子女。研究人员对她们骨骼中的碳、锶和钙元素的研究表明,母亲哺乳幼儿一直持续到4岁,该方式会显著降低生育率。

  法国国家研究中心主任文森特·巴尔特(Vincent Balter)称,石器时代女性最大生育年龄是30岁左右,如果她们母乳抚育持续2-3年,最早从14岁开始怀孕生育,那么一生中最多会生育5-6个孩子。

  同时,在最新发布的书籍和纪录片中,研究人员猜测史前女性在群体中具有很高地位,意大利巴尔齐·罗西洞穴群卡维隆女性遗址发现一具女性遗骸,头部佩戴着贝壳饰物,该遗址提供重要的考古线索,表明这位女性生前受到部落成员的尊重。

  据悉,2021年10月该纪录片在法国第5频道电视台播放,收视人数达到150万,部分科学家提出了争议,9位史前学家表示,该纪录片系统地消除史前男性主导地位的各种因素,或多或少地忽略了史前男性在部落中的统治地位。

  西罗托回应称,我们并未掌握史前女性从事武力冲突的相关证据,我们并不是强调史前男性和女性在部落中的作用,而是展示他们在史前历史中活动和地位的各种可能性。(叶倾城)